戊辰人博客

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

记我转行前后的那几日

日期:2015年07月20日 作者: 分类:随笔 阅读:873

很少写文章(如果随意记录几笔也能称得上是文章的话),以前大家都喜欢在qq空间里面写日志,不过我不喜欢,一是自己没有写文章的天赋和才华,二是总觉得在公共空间写自己内心的东西太矫情。不过我有一本日记,偶尔会记上一笔,因为我觉得生活需要被记录,以某种形式,供我们日后回忆。这次在这里写我辞职前后的一些事,都算不上太私密的事,只不过是把一些经历用记流水的形式复述一下而已。

从沙彼高辞职是今年一月的事了,从一月到现在,这条时间线上发生的事,倒是记忆深刻。以前在沙比高上班的日子,每天都是差不多相同的重复,早上七点起床,吃公司准备的早餐,上班,下班,然后回到工厂的宿舍,相同的日子过久了,回忆前面发生的事就会很困难,因为一天中没有特别的事发生,这就让这一天没有日后被特别记住的理由。

提出辞职是2014年12月31号,不记得是什么原因选在那天跟办公室老大辞职的,也许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像某件事情到了一定的时候会自然发生一样。那天之前好像跟小路子(就是本博客的博主)有微信聊天,具体内容不能复述,但大概内容是记得的,差不多就是说了一些想要辞职的想法。

我是2012年7月进的这家公司,在毕业前的几个月这家公司到学校进行校园招聘的时候我就和他们签了合同,那时公司给的工资是每个月四千,这对于我和当时同期毕业的专科生都能算是一个很高的起薪了,事实上即便是当时同期毕业的本科生,工资也差不多都是两三千这样的水平。当时四千对于来说,或者我理解的月薪四千是一个月我可以存四千,两个月就可以存八千,三个月我就可以存一万多了,我当时觉得我什么都不用想,等待正式毕业后好好做好这份四千的工作,跟家人在一起,就可以衣食无忧了,现在回头想想都觉得很可笑。

我现在都不能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萌生辞职的念头的,大概是在和我同期进公司的那批大学生开始陆续离开后吧。不过那时我的辞职动机不明确,萌生辞职的念头仅仅是因为别人走了,所以我是不是也该走。因为动机不明确,所以意向也不是那么强烈,就一边无意识地工作着,偶尔冒出一下辞职的念头。不过就是彼时偶尔冒出的念头,像土壤里的一颗种子,慢慢地生根发芽长大。 后来种子长大的过程,是一个抑郁的时期。说抑郁,是因为我自己觉得我都是闷闷不乐的,我也工作,下班了也和同事出去活动,也会笑,不过我知道我内心里面是不开心的,因为越往后,我内心想要辞职的冲动便越强烈,但是又还是不能想清楚辞职的原因是什么。这世上在辞职前非要找到一个理由的应该就我一个了吧。其实倒不是我非要找一个理由,而是看着身边辞职的同事,差不多都是再找一个相同的工厂,供相同的职位,做相同的事,我实在不能理解这样辞职的意义是什么,或者说换工作的意义又是什么。

当我开始想我换工作的意义的时候,我又在想我工作的意义。有时我会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窗看着外面车间忙碌的工人,他们都是年龄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啊,却整天要那样机械地重复一个相同的动作。而我最然身在办公室,不用像他们一样,但其实本质上我的工作内容跟他们是没有区别的啊,他们重复他们的动作,我每天也不过是在重复着相同的工作而已。有同事劝我不用想太多,说即便是总经理,每天也不过是重复地开些差不多的会议而已。可如果是这样,那我跟那些工人的区别在哪里?

从这之后,我对我本职工作的态度变得越来越消极和抗拒,我不认为我的工作有任何意义,我工作的唯一原因和目的,就是拿一些微不足道的工资,去过我苟且的日子,但这对于我自身生命的成长,是毫无意义的,我要的生命的成长,是我作为一个生命个体的整体的向上和美好。也正是因为这,我开始不喜欢我身边的人,我身边那些让自己看起来忙得一本正经的同事。他们每天早上精心梳洗和装扮后来上班,但是脸上呈现的,确实发自内心的疲惫,那些内心充实和满足的,从容光焕发的精神面貌一望而知,只是他们还要装作一副他们很忙的样子,其实我好想告诉他们,你现在正在做的这件事,真的没有丝毫意义,你还不如放下手头的事,去找某个很能吹牛的同事,和他聊天至少能把你逗笑,这比你在这里假装毫无意义的忙碌要有意义

也大概受这些消极情绪和想法的影响,让我有段时间特别敏感和脆弱。生命太重,不适合谈论,只是那段时间真的觉得生命好短暂,有时打开新闻网页,排在前五的都能是一些悲剧新闻,譬如某地爆炸,某人被杀,飞机失联等等,这让我一度觉得世界太黑暗,太不够美好,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们还不能爱惜自己,遵从内心的想法,那真算得上是对着短暂生命最大的轻视。也就是这样,当你一天天变得消极,消极到某一天的时候,也就突然变得不害怕那些未知,敢于去做一些决定了。就像一个将要受死的人,当你知道你必死无疑的时候,有时到能散发人性的光辉,变得临死都不惧了。辞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平静的说了出来。

也不知道怎么就决定要去做摄影的,现在我对工作的态度是,要么去做一些伟大的事,比如医生教师科学家之类,做不了这些,那也得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我有时觉得我自己很幸运,我想我跟那些工人的区别在于,我会去思考我想要的,然后付诸行动去实现,但是他们不会,即便他们有和我差不多的想法,但不是人人都能说辞就辞掉一份工作,然后毫无顾忌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但是我可以。

其实到目前为止,我都觉得我自己没那么艰难,我觉得我只是去做我自己喜欢的事而已,连追逐梦想都算不上,梦想太伟大了,不适合我,有时我会看一些新闻报道,那些住在黑暗狭窄的出租房里,背井离乡,和亲人分离,孤身一人在远方去实现理想的人才能算伟大和艰难,我跟他们比,都要轻松太多。即便是面试被拒绝,我都觉得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因为到目前为止,我被拒绝的次数算不上多。

我有时会觉得,摄影师在这里是个非常卑贱的职业。在一个城市里能开起一个影楼的是那些有钱的人,他们追求的,是金钱,是盈利。你不用和他们谈艺术,你也不必追求艺术,因为你所有拍出的照片最后都被清一色的磨皮软件磨得人物面部模糊。以前我一直都不能弄懂小学开设的音乐课跟美术课到底是起什么作用的,现在发现,音乐也好,美术也好,接受这些熏陶对于我们以后的审美是至关重要的,至于审美的重要,我自己的理解是,一个不懂审美,不能发现美,不懂情趣的人,生活会很无趣的,不过无趣也大概不要紧,因为他们自己都不会发现。可惜的是,我们的音乐跟美术都没教好,我们也当然没学好。

今天早上我是被七点半的闹钟闹醒的,平时找工作我都是睡到自然醒的。没工作也能睡到自然醒,足见我这个人内心是没有那么上进的,真正上进的人,大概不会容忍自己几个月不工作,更不会没工作还能睡到自然醒。昨天我接到了让我今天去面试的电话,今天我出门的时候穿的是自己那件休闲白衬衣和深色牛仔裤,搭配一双棕色的休闲皮鞋,既适合面试这样的场合,也不会太过正式。

面试的那家摄影店是在一家商场的二楼,在我下了公交走上这家商场所在的道路时,我便确定我找到了面试短信里说的地点,只是我还是有一点不太相信,或者说是错愕,整条街这块都是出租房,街道上基本都是在工厂里打工、周日不用上班出来逛的工人,路面拥挤杂乱,而那家商场,如果我住在附近,我是应该不会去逛的,因为它给人的感觉就是里面卖的全是山寨,而就是这样一个山寨商场,我戴着墨镜走了进去。用我现在的想法形容,就像是一个衣着光鲜演员,发现自己要演的是一场板砖的戏。

老板跟我一样,之前也是在工厂上班的,后来也转行了。我问他为什么转行,他只说被逼的。他问我为什么这么年轻想着转行,我说转行就得趁年轻。他又问我觉得做摄影怎么样可以做成功,我告诉他,我还从来没想过成功,只是觉得喜欢,就做了。老板的店面不大,影棚也不大,还简陋,在我面试完回来的时候我还在想,在这样的影棚排出来的东西如果也妄谈艺术和尊贵(店名里面有尊贵二字),简直是可笑。可我又觉得,有时拍出有感染力的照片并不需要特别奢华的背景和精致的妆容,得看摄影师本人,而我本人就算得上一个。以前算命的时候,算命先生总说我命里有贵人,到现在贵人到没遇到,当时竟在想,不知道这个老板以前算命的时候有没有告诉他命里有贵人,像我这样一个人,应该算他的贵人吧,想着想着,自己都觉得好笑了。

玩笑归玩笑,我其实想在这里试一下,大概是我潜意识里不想再投那么多没有回应的简历了,又或许我觉得,影棚创作在简陋的地方也可以进行。其实选择这里,跟选择其他别的地方,也许会有差别,但对于我是没那么紧要的。这些选择就跟你要选择当鸡头还是凤尾一样,分不清孰是孰非的。更重要的是,我现在认为,你现在怎么选,都不会知道将来会对你产生什么影响,以后的事谁知道呢?都随它去吧。

唯一不确定的,是我不太敢相信自己要在这里待一年半载那么久,我觉得这里条件艰苦,就像一颗种子,必须接受这黑暗的煎熬一样,只是我以前觉得自己是很能吃苦的,现在才发现自己对吃苦却抱有恐惧和不确定,想到这里,就觉得自己真的很卑微,卑微到你所有的喜怒哀乐,所有的恐惧和忧虑,都不会引起这个世界一丝的异动,哪怕是理想。

标签:

除非注明,戊辰人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anglu.info/912.html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