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辰人博客

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

《雨荷花台》大明湖湖畔

日期:2016年10月16日 作者: 分类:随笔 阅读:223

冬寒一日春风去,纳晗难得初绽开,遥看楼台细柳垂,大明湖畔寻雨荷。雨荷不现存心底,饶曼垂柳西风里。婚媾之物长伴行,烟花柳巷独无穷。雨荷不嫌畅彻底,长干直驱云霄顶。国之栋梁危栖息,自命清高万民疏。

泉城昨日那番苦寒如同案子上这碟曼巴咖啡,混沌中有那么一丝涩口。幸得今日泉城蓝幔遮天,悍日当空,照的人春心那个荡漾啊!简直无言而寓。早早洗漱完毕后就直奔大明湖,我觉得硬是要揣摩一处景色,那么必当得挑个尚好的天气,这才叫天时地利人和。也不枉超然楼那般超然矗天立地,访客必然也超然心舒。自多日的闷幔后整个泉城毫无征兆的放晴,多许身晦垢污之人也踱步湖边让春风暖日化解那污浊之躯,这算是明世之人。另类之人长驱暗黑之地,也并非神志所控。

原本意图是在明湖寻一茶座慢观春景,无趣的是这一切竟如我深思乱构之物。有幸岸边有上岛,岸边春柳嫩芽舒条曼枝随风扬起继而连线,悍日姣伴心如明镜,塔台、廊道、桥头、河畔处处人潮涌动,熙熙攘攘犹如闹市一般,毫无圣境之意。不由让我顾想一段懵懂之念,说是一张小学试卷里面有一题为填词,(……)人流、在这俗套的社会里,堪称社会最安静最纯真的地方,我那酷爱的小学生也备受迫害。苦笑之后也发人深思。这犹如案子上那碗清茶,热气熏蒸中那慢慢绽开的红袍,整碗茶被融的那么暗红。

我酷爱柳树,正如贺知章那《咏柳》之思不谋而合。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柳条枝蔓为谁而剪?何人在剪?这些许妩媚的事物我等凡夫俗子不耐寻得,自古贫中家训自逾枉成国之栋梁。而富庶之家好雕琢玲饰,臃肿为富,环腰唯美。垂柳多为根大、干粗、枝乱、形矮、横条细长、叶行如眉,故有柳叶眉,堪称唐美人标志基准。然唐朝韩琮观柳作诗折柳歌中得翠条,远移金殿种青霄。上阳宫女含声送,不忿先归舞细腰。可观的柳条为富庶家人而长,富庶人裁剪。我等无福消受,只可观之。

大明湖畔的柳树多为古柳,用我的话来侃就叫“老美人”,众凡婀娜多姿,但臃肿的主干多数腐朽,而园林人只得用水泥将其腐败之处将以填充固而不死,也就是倚老卖老占地得油。多少富庶之家无不相似,仗自己老根盘错,但多外表华丽而并非栋梁之才,多为贪恋之士。那疏枝曼条随风而动,尤为动人,惹人喜爱,也不枉为造词为“烟花柳巷”之寓,只是玩物而已。偌大的垂柳荫避之下,有多少男男女女缠绵席地,哈哈哈哈……春天真的来了,万物复苏啊。我并非在此狂言自喻清高,我也并非不是性情中人,但我不会在这悍日明湖柳条垂曼之处暗殇淡雅,必定这属于私房之事。所以我在此事寻“情”而并非“性”。况且我只是独自一人幻想携手雨荷观风逗柳而已,顶多就是卑鄙幻想,也就卑鄙了点,总比华日之下春动畜生要好,简直大煞风景。

说到这里我就感觉有点偏离我的思绪了,本来是想谈谈我的哪位雨荷的,但不知为何又拉扯着“柳树”乱侃而开,说实在的生活在南下江南之乡的我,包括我的很多同属之人,都分不开“柳树”和“杨树”一般,这也好似北方人长将前鼻音与后鼻音区分苟合一般。常听老人说柳树是将杨树苗子倒插而圃,则柳条倒垂着地。实则“柳树”与“杨树”不为同宗。杨树枝干笔直高耸入天,毫无杂枝异叶,堪称栋梁之才,也是打造家具的优质原料。但明湖畔边的杨树甚少,有的只是在岸边成排并驱,间隔1.5米距地难分,枝叶向上托张无庇荫之处,所以看起来比较孤立,也无游人在此逗留,更无苟合男男女女缠绵于此。这多少让人感觉有那么点自命清高而疏民,用当今俏皮话说叫“不亲民”,亲民者亦非垂柳之物。而追古烁今叹有多少清高之士自立山河远疏世俗,立于当世遭人排挤最终被砍伐,这也是栋梁的悲剧,而无人砍伐那臃败之柳,也就是好人难做呗。世人常叹岳飞报国枉死,屈原含冤投江……而当今WANG如履前车。用BO的话来说WANG之前的丰功伟业只是庭院内做法者的必行之道,而他只是之一的之一的之一的之一……但这之一的之一的之一又有何人敢当,柳树吗?它敢为之吗?最终我是知道了,WANG只是jiatin大腕手上的一件工具而已,而我等百姓授予他的英雄称号也将在政客哪里付之东流。

如果将WANG誉为杨树的话,那么BO就是杨树跟前那颗婀娜多姿的柳树,而对岸包括整个大明湖畔边上的诸多柳树、和稀疏孤立的杨树,而我等屁民更恰似那明湖水底下的诸多水草,岸上发生的一切我们都无从知晓,只知道有这么一个称之为“大明湖”的栖息地,同享那灼眼的悍日。历史的今天也是历史的明天,周而复始。

英雄惜英雄,我虽不是那高耸的杨树也并非那臃肿富态妖娆的柳树,但作为水草的我,依然盘绕在杨树那笔直的倒影里,静静的观侯着。BO往日招展的英姿最终使得自己脱离大众,最终背离组织,而他身边那颗伟岸的杨树也受之连累。我开始越来越不相信大明湖能够那么的明镜高悬,我心底的雨荷也开始摇曳起来,我是否能够继续坚持下去,而脱离周围那些拱照的鱼儿,或许哪一天我老去,憔悴掉,连只水蜘蛛都不会顾眼望看我。我该继续追求还是随之任之,或许学着柳树那样随和亲民会更惹人爱,勿习杨树长驱孤立纵行,最终一无所有。

哎……本来一个放晴的空,一个春动的心。现在变得那么复杂起来,连那畅澈无暇的天空也多了几片阴云,或许性情中人多是如此,只是自己善于留意而已,有些事物或许保持一副麻木的心态看会好点。许多人的所谓成熟,不过是被习俗磨去了菱角,变得世故而实际了。那不是成熟,而是精神的早衰和个性的夭亡。真正的成熟,应当是独特个性的形成,真实自我的发现,精神上的结果和丰收。我虽外表沧桑但我生活工作中永远保持一颗随和而纯真的心态,而私底下独自遐想的时候,我也有我独特的见解和思绪,所以我感觉自己已经不是少年了,这该值得庆幸了还是悲哀了?

 

                                                         2012年3月25日星期日 19:08分

                                                                      大明湖  许紫剑

除非注明,戊辰人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anglu.info/122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